<object id="bfwo9"></object>
      <th id="bfwo9"></th>
    1. <strike id="bfwo9"><video id="bfwo9"></video></strike>
      <tr id="bfwo9"></tr>
        您的位置  首頁 >> 電大工作 >> 電大輔導 >> 正文
      中國古代文學專題研究(一)之《詩經》研究要點 (曹克考)
      [來源: 本站 | 作者: admin | 日期:2008年9月3日 | 瀏覽2884 次] 字體:[ ]

       

      《詩經》與《楚辭》

       

       

      《詩經》研究的要點

       

       

      n    一、《詩經》的編集與流傳

      n    二、《詩經》的分類

      n    三、周民族史詩

      n    四、農事詩

      n    五、燕饗詩

      n    六、戰爭徭役詩

      n    七、卿士大夫政治美刺詩

      n    八、婚姻、愛情詩

      n    《詩經》的文化精神

      n    《詩經》的藝術形態

      n    《詩經》的歷史地位和影響

       

      《詩經》的編集

      n    《詩經》是我國文學史上第一部詩歌總集,它收錄了自西周初期至春秋中葉的305首詩歌,大約在公元前6世紀中葉編集成書。它代表了周代詩歌創作的最高水平。

      n    古代關于《詩經》的編集主要有獻詩說、采詩說。

      n    公卿列士獻詩的目的主要是運用詩歌進行諷諫或贊頌,表達對政治的評價。

      n    獻詩說可以較好地解釋《雅》詩與《頌》詩的來源。

      《詩經》的編集(續1)

      n    關于采詩說,先秦古籍中沒有明確提出“采詩”的說法。漢代學者明確提出此說,認為周朝便有采詩的制度。

      n    其實這是漢人參照漢樂府的采詩制度所作出的推測。這種推測大體上是合理的,否則在交通不便、語言互異的情況夏,遍布黃河及長江流域廣大地區的民間詩歌便難以匯集朝廷。

      n    采詩說可用以解釋《風》詩的來源。

      《詩經》的編集(續2)

      n    關于通過采詩與獻詩收集到的作品,最后如何編訂成書,漢代學者以孔子刪詩說加以解釋。此說實不可信。

      n    據有關資料可以推知:用于祭祀和燕饗的詩應是巫史奉命而作;政治諷喻詩多為士大夫所獻;風謠可能是周王朝及各諸侯國的樂官采集的;最后的刪訂者當為周王朝的樂官。

      n    編集《詩經》的目的是多重的:既有政治功利目的,亦有娛樂審美動機。

       

       

       

      《詩經》的流傳

      n    名稱!对娊洝纷畛醴Q為《詩》或《詩三百》,戰國后期始稱為“經”—當時只是表示尊崇之意。西漢文帝時期,朝廷把它確立為“經”,作為治國經邦的政治經典列于學官,

      n    后武帝獨尊儒術,包括《詩經》在內的儒家經典乃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n    流傳。

      n    《詩經》成書后,即在各諸侯國流傳,是當時貴族的基本讀物之一,而且還經常各種社交和外交場合。

      n    諷諫是周人詩歌創作與運用的重要目的,公卿大夫只能采取“主文譎諫”的方式,用委婉文雅的言辭表達觀點政見,這在中國古代成為一種文化傳統。

      《詩經》的流傳(續1)

      n    孔子認為《詩三百》的思想內容,“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n    又總結《詩》的價值功能:“《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

      n    強調“通經致用”的實用功利目的和“美善相兼”的美學觀念,從而奠定了中國傳統詩學理論的主體框架。

      n    孟子提出“以意逆志”、“知人論世”兩個命題,開啟了對《詩》的本義的研究。

      n    荀子進一步提高了《詩》的政治地位,強調了《詩》的政教功能,奠定了兩漢經學的理論基礎和儒學的文學觀。

       

      n    孟子,戰國時期儒學大師,繼承了孔子思想并有所發展,使儒家思想開始向體系化邁進。

      《詩經》的流傳(續2)

      n    《詩經》在古代流傳過程中主要被當著政治工具而加以運用,從最初的用于典禮、諷諫到春秋戰國時期的言語引詩、賦詩言志、著述引詩,再到漢代的經生注詩,無不如此。

      n    經生注詩,就是要用它來發揮儒家的倫理道德學說,來“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庇靡孕奚眇B性,治國經邦。

      n    漢代經學最突出的特征:今、古文經學貫穿始終。

      n    漢代的《詩經》傳授有齊(轅固)魯(申培)韓(韓嬰)毛(毛亨、毛萇)四家,前三家為今文經學,立有博士,成為官學;毛詩為古文經學,只在民間傳授。東漢末年經學大師鄭玄為毛詩作箋,毛詩遂逐漸取代今文三家而大行于世。

      《詩經》的流傳(續3)

      n    唐代為官學傳授、明經取士有統一的標準,孔穎達等奉詔撰寫《毛詩正義》,作為唐代科舉明經科官定標準《詩經》教材,代表當時《詩經》研究的最高水平。

      n    在《詩經》研究史上,它是繼《毛傳》《鄭箋》之后的又一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著作。

      n    宋學的主要特征是疑古思辨。南宋朱熹《詩集傳》為宋代《詩經》學之集大成。

      n    清代《詩經》學先后出現漢學與宋學之爭,今文與古文之爭,考據與義理之爭,舊學與新學之爭。

      n    隨著封建帝制的滅亡,《詩經》研究也從“通經致用”轉向《詩經》文化學、美學等方面的研究。

      《詩經》的分類

      n    關于《詩經》的分類,多采用孔穎達之說,即風、雅、頌是《詩經》的內容體裁;賦、比、興是《詩經》的表現方法。合稱為“《詩經》六義”。

      n    風雅頌的分類標準:今人多取宋代鄭樵之說:“風土之音曰風,朝廷之音曰雅,宗廟之音曰頌!奔窗凑找魳窐藴蕘碜鲃澐。

      n    風即國風,各地的土風歌謠;雅者正也,朝廷之樂;頌是用于宗廟祭祀的舞曲。

      n    用于祭祀的祭歌“頌”帶有板滯凝重的色彩;朝廷正樂“雅”雍容典雅;民間“風”詩則質樸活潑,剛健清新。

      n    正是不同的用途決定了音樂風格,不同用途才是風、雅、頌分類的深層原因。

       

       

       

      三、   周民族史詩

      n    “史詩”概念最早是由亞里斯多德在《詩學》中提出的,后來黑格爾因承其說,在《美學》中詳加論述,指出其五個內涵:

      n    1.它必須是人類童年時期的長篇作品;2.必須以重大歷史事件為題材;3.必須塑造英雄人物;4.結構宏大,充滿奇幻色彩;5.表現出奮發向上的精神。

      n    據此,黑格爾斷言中國“沒有民族史詩”。

      n    中國學者對黑格爾史詩觀加以修訂,乃認為《詩經》中至少存在五篇史詩:

      n    即《大雅》中的《生民》、《公劉》、《綿》、《皇矣》、《大明》,它們構成周民族的民族史詩。

       

      周民族史詩(續1)

      n    《生民》(《導讀》p.3)是一篇帶有神話色彩的詩篇,它敘述了周民族的始祖后稷的神奇誕生和發明農業、定居邰地、開創祭禮的歷史。

      n    郭沫若等根據姜嫄不夫而孕的故事,推測這篇史詩所記敘的歷史相當于母系氏族社會向父系氏族社會過渡時期。

      n    而姜嫄棄子的描寫乃是部落社會選擇酋長時的圖騰考驗儀式。

       

      n    后稷,本名“棄”,農業種植技術的發明人,周民族始祖。開創了中國漫長的農業文化。

      周民族史詩(續2)

      n    《公劉》記敘周人酋長公劉率領周人自邰遷至豳地,初步定居并發展農業生產,為周代統治階級的開國歷史。

      n    周人這次大遷徙產生于夏末商初,處于原始社會解體和階級分化開始的階段。

      n    《綿》敘述古公亶父率周人自豳遷至岐山之南的周原,營建政治機構,創業興國,以及文王姬昌的開國歷史。周人此時進入奴隸制。

      n    《皇矣》首先歌頌文王之祖太王、其伯太伯、其父王季的美德,然后重點敘述文王伐崇伐密、克敵制勝的歷史。

      n    《大明》敘述文王、武王從開國到滅商的歷史。

      n    五篇史詩連成一個整體,則清晰地勾勒出周民族的成長壯大和周王朝的開國的歷史脈絡。

      周民族史詩(續3)

      n    還有一些學者認為《商頌》中的《玄鳥》《長發》《殷武》也是通過記敘英雄祖先開國建國的歷史偉業來贊頌祖先,具有史詩因素,可看作商民族的史詩。

      n    將《詩經》中的史詩與荷馬史詩相比較,會發現它們在本質上是相同的,即運用歌謠的形式記敘關于本民族的神話、傳說、歷史故事。

      周民族史詩(續4)

      n    周民族史詩具有多重價值:歷史價值與文學價值。

      n    歷史價值:它以周民族的發展為軸心,以幾次大遷徙和大戰爭為重點,記錄了周民族的產生、發展及滅商建周統一天下的歷史過程,并記載了當時周人政治、經濟、軍事、民俗等方面的情況,是研究周民族歷史不可多得的材料。

      n    文學價值:它代表了公元前11世紀詩歌創作的最高成就,它們已從篇幅短小、內容單純的抒情詩,發展為篇幅宏大、內容豐富、具有較高藝術成就的敘事詩。

      祭祀詩(1)

      n           祭祀詩,漢代稱作郊廟歌。它是上古宗教的產物。

      n           “祭祀之道,自生民以來則有之!保ā逗鬂h書·祭祀志》)祭歌屬于初民生存斗爭的一部分,他們崇拜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希望通過祭祀與之溝通,從而實現自己的愿望。

      n           《詩經》中的祭祀詩,主要是周人祭祀的產物。周人重祭祀,《尚書·洪范》將祭祀列為王朝八項日常政務之一。

      n           周人對“天”的看法與殷人不同,殷人認為“上帝”(天)在祖先之上,周人則認為祖先與“天”地位同等。

      n           抬高人(祖先)的地位,既是理性精神覺醒的標志,又進一步推動理性精神的高漲。

      祭祀詩(2)

      n            內容特征:

      n            (1)神化先王,宣揚天人合一,君權神授 。

      n            如《我將》祭文王:

      n            我將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佑)之,儀式刑文王之典。

      n            《時邁》 :此乃周天子巡狩天下時祭祀山川之歌。武王伐紂,天下震蕩,故周天子巡視天下,安撫山川神靈、諸侯百姓。所謂“懷柔百神”,表明周天子乃代天行道,地位高于大地上的百神,這實際上表明人的地位的上升。

      n            《思文》祭周始祖后稷!拔摹敝肝牡,與“武功”相對:

      n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非爾極。

      n            貽我來牟,帝命率育。無此疆爾界,陳常于時夏。

      n            首二句是總綱,表現了天人合一的思想。后三句將后稷教會人民種植的功業與“帝命”相聯系。由此詩可知中國農耕文化在周人這里已得確立。

      祭祀詩(3)

      n           王夫之云:“昭明德以格于家邦,人神之通,以奉神而治人者也,非僅以事神者也! (《詩廣傳》)這就指明周人祭祀詩中昭示祖先“明德”的目的乃是“奉神而治人”。

      n           (2)濃厚的勸勉、告誡意味。

      n           《烈文》寫周成王祭祖時告誡助祭的諸侯,要他們“無封靡于爾邦”,而應“繼序其皇之”,最后以“嗚呼,前王不忘”作共勉詞。

      n           周人祭祀詩中的勸勉、告誡意味的出現,與周人天命觀密切相關。

      n           殷人相信“天命不易”(《尚書》載紂王曾說“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保,而周人則認為“天命靡!倍熬S德是佑”,因此必須“聿修厥德”。所以在祭祖時緬懷先祖德業,乃是要垂范于現實君王。

      祭祀詩(4)

      n           (3)對祭祀對象只作頌揚而不描述,把神靈抽象化。

      n           子曰:“祭神如神在”(《論語·八佾》)

      n           它要求祭祀者用虔敬之心去感受神靈的臨在和到場。

      n           王夫之云:“視而不可見之色,聽而不可聞之聲,摶而不可得之象。霏微婉婉,漠而靈,虛而實,天之命也,人之神也!保ā对姀V傳》)

      n           神靈非眼目感官所能交接,祭祀者必須以自己的靈以及對神靈的虔誠去感應神靈。

      n           這種神靈形象的虛化、神秘化,使得神靈的心理懾服作用得以更充分的發揮。

      祭祀詩(5)

      n    (4)往往穿插對祭祀盛典的描寫。

      n    祭祀典禮往往十分盛大,以顯示人的事神之誠!队蓄罚

      n    有瞽有瞽,在周之庭!葌淠俗,蕭管備舉。喤喤厥聲,肅雍和鳴,先祖是聽。

      n     描述了祭祀時盛大、熱烈、和諧而肅穆的音樂場面。

      n     綜觀祭祀詩,可以看出整個祭祀活動包含著明確的政治目的,

      n     如 《 中庸 》 所云:“ 明乎郊社之禮,禘嘗之義,治國其如示諸掌乎!”

      四、   農事詩

      n    農事詩的含義。據考古資料,我國在一萬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初期便已開始了農業種植活動。

      n    到了《詩經》時代,農業已成為周人主要生產方式和主要的社會生活內容,全社會幾乎所有人都與農業生產發生直接關系,許多政治、宗教活動也都圍繞農業而展開。

      n    可以說《詩經》中所有的詩都是農業社會的產物,都反映了農業社會生活的不同側面,從題材、道德觀念到審美情趣都帶有農業社會的性質。

      n    但這里所說的農事詩主要是指《詩經》中描述農業生產活動以及與農事直接相關的政治、宗教活動的詩歌。

      n    分類。根據內容,可將農事詩分為農業祭祀詩和農業生活詩。

      農業祭祀詩

      n    概念。農業祭祀詩是指《詩經》中描述春夏祈谷、秋冬報賽等祭祀活動的詩歌!缎⊙拧分械摹冻摹、《信南山》和《周頌》中的五篇農事詩便是農業祭祀詩。它與祭祀詩是種屬關系。

      n    早春,一年農事活動將要開始,周王要親自主持隆重的“祈谷”儀式以向上帝祈求豐收,并舉行“籍田”典禮(籍者借也。天子率領諸侯、大夫和各級農官攜農具,到天子的千畝“籍田”作象征性的耕作)!多嫖、《載芟》即描述了祈谷與籍田的祭祀活動。

      n    夏天要舉行薅禮,即除草之禮!冻脊ぁ繁闶侵芡跖e行薅禮時所唱的樂歌。

      農業祭祀詩(續)

      n    秋收之后,還要舉行大規模的報祭,答謝神靈的恩賜,“以興嗣歲”(《大雅·生民》)!吨茼灐分械摹敦S年》、《良耜》,《小雅》中的《楚茨》、《信南山》就是用于“秋冬報賽”的祭歌。

      n    價值:

      n    1)它記錄了周人為祈求農業豐收而進行的宗教活動以及與之相關的風俗禮制,使我們對當時的文化現象有所了解;

      n    2)它以對周人農業生產方式、規模以及豐收景象的描寫,反映出周初農業經濟的繁榮,考察西周政治、經濟及社會性質的珍貴資料。

      農業生活詩

      n    這是直接描寫農業生產、生活的詩。

      n    《豳風·七月》是最典型的農業生活詩。

      n    這篇作品可能是周王朝的樂官在豳地農奴所作歌謠的基礎上進行再創作的代言體詩,代農奴與領主立言。

      n    其最后定型當完成于春秋時期,因而它既保留了西周初期農業生產生活的歷史面貌,又具有春秋時期的藝術特征。

      n    《七月》的結構:

      n    四層:第一層,從歲寒授衣寫到春耕生產,總括衣食兩個方面;第二層分述“衣”方面的事情;第三層由天寒寫到修繕房屋;第四層承接首章,分述有關“食”方面的事。

       

      農事詩(續)

      n    價值:

      n    1)農業生活詩不僅具有重大的社會價值,同時還是研究西周農業生產的重要史料。從詩中可以了解到當時已經發明制造了各種農具,培育了許多農作物與果品,并在長期的生產實踐中積累了許多經驗,使生產技術達到一個很高的水平。

      n    2)它還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它不僅藝術地再現了農業社會中人們勤勞樸實的性格,淳厚平和的民風,凝聚向上的心理,而且在表現技巧上有很高水平。

      n    農事詩是周代農業社會大背景下的直接產物。以農為本的社會生活決定了“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等農事詩是《詩經》中最有歷史文化價值的部分之一,較之其他內容的作品,它更直接地反映了周代的經濟基礎,揭示了中華民族精神氣質和審美取向產生的物質根源。

      五、   燕饗詩

      n    燕饗詩產生的原因:

      n    周代是一個農業宗法社會。家族血緣關系是維系社會的重要紐帶;血緣上無法變更的親疏遠近決定了人們社會地位的尊卑貴賤。

      n    為適應農業宗法等級制社會的政治需要,逐漸形成了一整套禮制。

      n    周代禮制極為寬泛,它既包括個人倫理道德修養、行為方式的準則規范,也包括國家政治的典章制度。

      n    據《周禮》記載,當時把禮劃分為吉禮、兇禮、軍禮、賓禮、嘉禮五大類。嘉禮是用于融合人際關系,溝通感情、聯絡友誼的禮儀,其中就包含饗禮和燕(通“宴”)禮。

      n    燕饗詩就是直接反映饗禮和宴禮活動的詩歌。

       

       

      燕饗詩(續1)

      n    饗禮是周天子在太廟舉行的一種象征性的宴會。鄭玄箋云:“大飲賓曰饗”、“饗謂享,大牢以飲賓!

      n    《小雅·鹿鳴》描寫周王大宴群層嘉賓的盛況;《彤弓》寫周王燕饗,賞賜有功諸侯。

      n    燕禮應用最廣,有事無事都可應用。燕禮場合可以開懷暢飲,至醉方休。如《小雅·南有嘉魚》寫封建領主設宴款待嘉賓,“兼敘賓主綢繆之情”。

      n    鄉飲酒禮多指諸侯大夫的宴飲之禮!缎⊙拧こiΑ穼懷缯埻逍值,并反復申述兄弟應該相互扶持團結友愛;《伐木》寫宴請親友故舊,歌頌友誼。

      n    周人逢時遇事必有燕饗,所以在非燕饗詩中也有關于燕饗的記錄。

       

      n    《鹿鳴》:

      n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

      n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n    吹笙鼓簧,承筐是將。

      n    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n    《常棣》

      n    常棣之花,鄂蒂韡韡。

      n    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n    死喪之威,兄弟孔懷。

      n    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n    脊令在原,兄弟急難,

      n    每有良朋,況也詠嘆。

      n    兄弟鬩于墻,外御其侮:

      n    每有良朋,烝也無戎。

      n    喪亂既平,既安且寧,

      n    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關于燕饗詩的研究與評價

      n    周代的禮,不僅是倫理道德的規定,社會生活的儀式,還包括國家政治上的制度法令在內。故周代學者非常注重禮對修身養性、治國經邦的政治功利作用。

      n    諸禮之中,燕饗之禮運用最為普遍。周代統治者將之作為和睦九族、溝通上下、鞏固統治秩序的政治手段。

      n    《周禮·春官·大宗伯》明言:“以饗宴之禮,親四方之賓客!

      n    清惠周惕《詩說》:“燕饗,小節也,而《禮》屢載之;飲食,細故也,而《詩》屢言之,何也?先王所以通上下之情而教天下尊賢親親之意!堵锅Q》宴群臣,《常棣》宴兄弟,《伐木》宴朋友,群臣、兄弟、朋友得其所而天下治矣!w明示以歡歡欣欣交愉之情,而隱拆其驕悍不馴之氣,使之反情和志,怡然自化而不知——此圣人治天下之微權也!

       

      燕饗詩研究(續)

      n    燕饗詩是周代禮樂文化的產物。研究燕饗詩,就應該把它置于周代禮樂文化的背景之下來觀察。不難發現,燕饗詩是按照禮的要求來寫飲宴,詩中強調的是德。

      n    如《鹿鳴》:主人按照禮來接待“嘉賓”,“嘉賓”是有德者。作品著重表達的是對“德”的向往和禮贊,反映了周人好禮從善、以德相勉的社會風尚。

      n    可以肯定地說,燕饗詩突出的并非飲宴本身,而是禮樂文化的道德實質。

      六、    戰爭、徭役詩

      n    它是指以戰爭和徭役為主要題材的敘事和抒情詩。約有30余篇。

      n    為何將這兩類題材的詩歌歸為一類?

      n    1)戰爭和徭役在當時都被視為“王事”。

      n    如寫戰爭的《采薇》:“王事靡盬,不遑啟處!睂戓嬉鄣摹短骑L·鴇羽》:“王事靡盬,不能藝稷黍,父母何怙!

      n    2)在思想感情上是相通的。

      n    由于周人重農尊親,故從整體上將戰爭和徭役看作是對農業生產與倫理親情的破壞。

      n    所以除了少數幾篇表達了共御外侮、保土保國的豪情之外,多數表現了對戰爭和徭役的厭倦,含有濃郁的感傷情緒和戀親戀土的意識,從而凸顯出強烈的周文化特質。

       

      《詩經》中的戰爭詩

      n    反映在《詩經》中的周代戰爭主要有兩種情況:

      n    一種是對周邊部族的抵御和進襲。

      n    周立國以來,常受到北方、西方的玁狁和戎狄,東方的徐戎、淮夷以及南方的荊楚的威脅。

      n    當時“四夷并侵,玁狁最強!惫实钟蜻M襲玁狁成為戰爭詩的重要內容。如《小雅·出車》、《秦風·無衣》、《小雅·采薇》等。

      n    另一種是對內鎮壓叛亂。

      n    武王滅殷后,封殷紂之子武庚于殷國,并令管叔、蔡叔、霍叔監視武庚。

      n    武王死后,周公攝政,武庚伙同管、蔡等叛亂,周公率兵東征,歷時三年平定叛亂。如《豳風·東山》、《豳風·破斧》等。

      戰爭詩(續1)

      n     特色。(1)表現了周民族作為一個核心文明、主體民族對周邊“四夷”作戰時的自豪感和必勝信心。如《小雅·六月》:寫周宣王時大臣尹吉甫奉命北伐玁狁終獲勝利的事跡。

      n     周民族所處的中原地區,作為華夏核心的文明區域,是早自炎黃以來漫長的歷史中形成的,它經歷了堯舜時期和夏商兩代,其文明程度已遠較周邊地區要高,從而在華夏民族文化融合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主導作用。

      n     2)有些詩表現了同仇敵愾抵御外侮保家衛國的精神。如《秦風·無衣》既是一首下層民眾在國家面臨強敵威脅時而唱出的保家衛國的戰歌。

      n     3)有些詩歌表現了抵御外侮和思念家鄉的矛盾心情。

      n     主體民族的自豪和抵御外侮的目的雖然使周人勇敢地拿起戰斗的武器,但周民族并非一個好戰的民族,相反,它是一個熱愛和平、熱愛家園的民族。因而,即便是在保家衛國的戰爭中,他們仍然表現出思鄉感傷的心情——在他們看來,戰爭顯示了人類的殘忍和愚蠢。

      戰爭詩(續2)

      n    代表作《小雅·采薇》既表達了對侵略者的憤怒和克敵制勝的豪情,也表達了由戰爭帶來的深刻的憂傷,從而表現出熱愛和平、反對戰爭的主題。

      n    4)有些詩歌則著重表現對戰爭的怨恨,可稱之為反戰詩—這往往是針對統治者內部政治爭奪的戰爭。

      n    如《豳風·東山》:通過一位隨周公東征三年的戰士退役回家的途中所憶、所見、所想,來揭示戰爭對農業生產、倫理親情及個體心靈所造成的巨大而深刻的傷害,從而表達了厭戰、反戰的主題。

      n    這是兩篇思想性和藝術性兼勝的佳作。從中可以看到周人某些可貴的思想品質:

      n    他們愛國家、愛故土親人,因此他們熱愛和平;當和平受到不義戰爭威脅之時,他們又會勇敢地投入正義之戰;而對戰爭本身的破壞本質的體認,使詩人對戰爭持批判態度。

       

       

      《詩經》的徭役詩

      n    周代的徭役有兩種:

      n    一是大夫為諸侯、天子,或士為大夫、諸侯、天子奔走效勞。如《周南·卷耳》、《衛風·伯兮》、《王風·君子于役》等。

      n    另一種是下層士、庶民或農奴為國君戍守征發,出各種雜役。如《邶風·式微》、《唐風·鴇羽》等。

      n    徭役詩的情感表現:

      n    其一是由于農業生產的破壞和違背人倫之常所造成的心靈痛苦,表現在詩歌中就是深深的思念—思鄉、戀親。

      n    其二是對個人勞苦和命運不公平的感嘆,表現在詩歌中就是深深的怨尤。如《小雅·何草不黃》。

      伯兮

      n    伯兮朅兮,邦之杰兮。伯也執殳,為王前驅。

      n    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n    其雨其雨,杲杲日出。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n    焉得蘐草,言樹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七、  贊美詩(1)

       

      n    類別:人物贊美詩、生活祝福詩。

      n    (1)人物贊美詩:是對整個貴族階級及其政治代表人物的贊美。具體內容:美德、才華、政績、技能、容儀等等。

      n    從中可以看到《詩經》對于人的價值的肯定。

      n    特點:贊美詩的一個突出特點是贊美貴族人物的道德與容儀。這是根源于周人的一個文化信念:道德修養乃是政治實踐的基礎,治國須從修身開始。

      n    文王:他是政治贊美詩歌頌的君王的楷模!靶逃诠哑,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保ā洞笱拧の耐酢罚

      n    容儀:“君子”之美不僅表現為內在徳性,還表現為外在儀容,是內德外儀的統一。

      <碩人>

      n    碩人其頎……碩人敖敖

      n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

      n    領如蝤蠐,齒如瓠犀。

      n    螓首蛾眉。

      n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n    此詩贊美衛莊公夫人莊姜之美。

      n    由此可知《詩經》時代女性美的標準乃是以高大、健康、細膩、明媚為美。

      n    這既是健康的審美心理的體現,同時也與當時農業社會對增加人口的要求密切相關!蹲髠鳌吩疲骸跋錈o子”。

      贊美詩(2)

      n    (2)生活祝福詩:這是對生活中某些事情的贊美或祝福。從中可以感受到強烈的生活氣息,領悟到《詩經》對現實美好生活的肯定和追求。

      n    《螽斯》贊美人多子多孫,全詩以蝗蟲起興作比。

      n    《麟之趾》祝賀人家生養貴子,以麒麟起興作比。民間麒麟送貴子之說或本于此。

      n    《椒聊》贊美一女子高大健壯,祝她將來多多生養。

      n    《斯干》歌頌宮室落成。

      n    《無羊》贊美牛羊興旺。

      n    這類祝福詩的出現,不僅作者美好愿望的表達,可能還與先民語言觀有關。

       

       

      八、諷喻怨刺詩

      n     背景。

      n     雅詩中的諷喻怨刺詩產生于西周中后期至平王東遷時期,作者屬于貴族階層。

      n    “怨刺詩”一詞最早見于《漢書·禮樂志》:“周道始缺,怨刺之詩起!编嵭对娮V序》:“自是(周懿王)而下,厲也,幽也,政教始衰,周室大壞!妒轮弧、《民勞》、《板》、《蕩》勃然俱作,眾國紛然,刺怨相尋!

      n    可見《詩經》怨刺詩的產生與周室禮崩樂壞直接相關。

      n     內涵。

      n     歐陽修《詩本義》進一步解釋了“怨與刺”的不同:“其過惡已大,然尚可力救之,庶幾能改,則指事而責誚(qiao)之,凡言刺皆是也……其過惡已甚,顧力不可為,則傷嗟而已!

      n     可見刺與怨是詩人對政治、對時代不同心境的產物:“刺”是失望而未絕望,“怨”則是徹底絕望、放棄努力的表現。

       

      諷喻怨刺詩(續)

      n     分類

      n     諷喻詩:是對統治者進行諷喻和規諫,如《大雅》中的《板》、《蕩》;

      n     怨刺詩:是對社會黑暗現實進行怨刺和批判,如《小雅》中的《正月》、《十月之交》。

      n     共同特征:是表現出強烈的憂患意識和憂患之情!啊洞笱拧分兙邞n世之懷;《小雅》之變多憂生之意!保▌⑽踺d)

      n     怨刺詩:世俗怨刺詩與政治怨刺詩。前者“傷人倫之廢”,后者“哀刑政之苛”。(《毛詩序》)

      n     意義:上述兩類詩歌共同體現了《詩經》的諷喻精神,其作者也為后代確立了諷喻詩人的榜樣——他們良好的文化修養、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政治參與意識,造就了他們憂國憂民的情懷和守禮修德的意識。

      n     《詩經》開創的這一文學傳統對后代文學產生了積極而深遠的影響

      九、愛情詩與婚姻詩

      n    1、愛情詩

      n    2、婚嫁詩

      n    3、思婦詩

      n    4、棄婦詩

      n    5、悼亡詩

      1. 愛情詩

      n    概念:

      n    愛情是兩性之間建立在性愛基礎之上的相對穩定持久的愛慕之情,愛情詩就是對愛情的描述和禮贊。

      n    愛情作為兩性間一種高級情感狀態,乃是文明的產物,它不是天然的低級的欲望。因此它需要耐心的學習和精心的培育。

      n    愛情作為人類基本生活現象之一,乃是以一夫一妻制的出現為基礎。它之所以成為文學的主題,是因為它總是與某種特定的倫理道德文化觀念以及當事人特定的社會地位、階級屬性等密切相關。故圍繞愛情,常常產生富有社會意義的矛盾與斗爭,因此情詩也就有了一定的社會意義而非單純表達愛情之作。

      愛情詩(續1)

      n    黑格爾把圍繞愛情而產生的矛盾斗爭歸結為三類:

      n    (1)榮譽與愛情的沖突(《伯兮》);

      n    (2)政治旨趣,如對祖國的愛、家庭的職責,也會與愛情發生矛盾,阻止愛情的實現(《柏舟》);

      n    (3)一些外在情況和障礙,如利害沖突、思想沖突、道德沖突、生活道路的沖突等,阻止愛情的實現。

      n    因而情詩不僅反映出個人的命運、遭遇,還可據此透視社會歷史的本質,從而使情詩具有社會意義。(《美學》第二卷330-331)

      n    特征:

      n    《詩經》中的愛情詩具有“太初始判”的放縱恣肆,有“天地元聲‘的樸麗清新,較少封建道統的桎梏艱澀,亦無繡帳羅帷的柔靡秾艷。

      愛情詩(續2)

       

      戀詩接受史

      n     1)從漢代《毛》傳《鄭箋》到唐代孔穎達《毛詩正義》否定《詩經》中的情詩的性質,而有意曲解為政治說教的工具。

      n     2)宋代朱熹”唯文本是求“,辨認出《詩經》中的情詩,但他從理學“存天理、滅人欲”觀念出發,把情詩看作“淫詩”,否定其存在價值。

      n     3)清代王夫之等認為天理即人欲,從而肯定了《詩經》情詩的價值。

      n     崔述 :“先儒誤以夫婦之情為私,是以曲為之解。不知情之所發,五倫之最;五倫始于夫婦,故十五國風中男女之言尤多。其好德者則為貞,好色者則為淫耳,非夫婦之情即為淫也!蒙橇x,遂以夫婦之情為非,并德不肯好,過矣!

      n     4)五四以來,學者們對情詩展開了廣泛而深入的研究,取得大量成果。

       

      愛情詩(續1)

      n     周代社會,禮教初設而古風猶存,甚至一些禮教也建立在古老民風之上!吨芏Y·地官》:“中春之月,令會男女。于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

      n     因較少婚戀的禁忌,《詩經》情詩顯得格外自由活潑,真實地傳達了男女間相互悅慕思念之情。

      n     這里有真情的表白,有初戀的熱烈與羞澀,有嬉戲的快樂與和諧,有對束縛情感的社會環境的怨憤與反抗,有“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欣喜和歡樂。

      n     男子對女子的悅慕,如《鄭風·出其東門》(p.97)

      n     女子對男子的悅慕,如《鄭風·叔于田》(p.92)

      n     男女的歡會,如《鄭風·溱洧》(P.98)

      n     男女的約會與幽會,如《邶風·靜女》(P.81)、《鄘風·桑中》(P.83)

      n     男女間刻骨銘心的相思,如《王風·采葛》(教材P.89)

      愛情詩(續2)

      n    戀愛的煩惱與苦痛。

      n    如《周南·漢廣》(P.77)

      n    秦風·蒹葭》(P.99)

      n    周南·關雎》(P.75)

      n    鄘風·柏舟》(P.86)

      《關雎》

      n    《關雎》的主題在于借“君子”追求“淑女”的愛情故事的框架結構,來表達詩人對實現“人的美好愛情”的渴求,并以此對青年男女進行愛情教育,務使在人的自然情感與人類倫理規范之間的恰當張力中實現一種道德化情感,從而使人類在生物共有的“性”層面彰顯出“人類的尊嚴”。

      n    這一解讀的旁證是:1、儒家以“男女”為五倫之首;2、《詩經》中的棄婦詩;3、《關雎》位于《詩經》及“國風”之首篇。

      《蒹葭》

      n    借助愛情故事的框架(對“伊人”的熱烈尋求)表達人類對理想的熱烈追求,這是一種亙古常新的原型意象和原型主題。

      n    首先,詩歌提供了一種具有獨特意味的時空背景。時間:清秋蕭瑟時分的早晨,從太陽未升到太陽升高;空間:大片蘆葦叢,中間是一片湖泊,大霧彌漫。

      n    一種風景就是一種心靈境界。這種凄婉空蒙、迷離恍惚、充滿光與色的變化,具有夢幻般情調的自然之美及其印象式的表達,顯示出詩人亦即人類在追尋理想的過程中所必然經歷的迷惘、彷徨、執著、熱烈、感傷等心理體驗。

      n    其次,出現于這一背景中的伊人如水中月、鏡中花,既空靈又真實,猶如一個夢境?侦`,因為詩人對她沒有任何確切的知識;真實,因為她對詩人有一種真切的影響——她真切地存在,并以其不可抗拒的魅力吸引詩人去追求并引導詩人的追尋之路。

      《蒹葭》(續1)

      n    這是一個“永恒女性”原型形象,它對于個體的心理完型結構,對于人類深層文化—心理建構都具有深刻意義。

      n    “永恒女性引導我們向前”的原型主題在古今中外的文學作品中不斷閃現。與貝克特《等待戈多》合讀,可使讀者更深刻地體驗到:在我們“本真地浪游于迷霧之中”之時,正是這種“永恒女性”原型形象(在不同作品中有著不同的變體)引導著人類生命強力之流。

      n    第三、“我”是一個癡迷而又熱烈、感傷而又執著的追求者,對伊人的追求與尋覓就是我的生命的全部意義之所在;失去“伊人”,“我”的存在就失去了價值。這是“我”對伊人的虔誠,對夢想的虔誠。

      n    第四、重章結構強化了背景凄蒙迷離之美,伊人之空靈縹渺之美和“我“之生死相許的情意之美,并將這“三美”在一唱三嘆熱烈凄婉的旋律中融匯為一個超越現實、純情純美的靈性意境。其內核是關于生命意義、關于美(即真與善)與追求的神話。

      2. 婚嫁詩

      n    類別:一是對結婚儀式和結婚情景的描寫,表達對婚姻的美好祝愿與禮贊;二是表達婚嫁中的歡樂、幸福、失望、離別以至怨恨等各種感情。

      n    理想的婚姻以愛情為基礎。但在《詩經》時代,許多婚姻并非愛情的產物,而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的結合。在當時的社會理性看來,在現實生活中,婚姻遠比戀愛更重要。

      n    婚嫁詩中,首先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描寫婚禮場景與儀式 的詩歌。周代的婚禮非常隆重,平民如此,貴族尤甚。如《衛風·碩人》(P.87)

      婚嫁詩(續1)

      n    其次是對新娘的贊美——不僅贊美其外表 的美貌,更贊美其能給家庭帶來幸福。如《周南·桃夭》(作品選p.77)

      n    第三,表現結婚時男女主人公的喜悅心情,如《唐風·綢繆》(p.95)

      n    第四,表現夫婦幸福和諧的生活,如《鄭風·女曰雞鳴》(p.93)

      3. 棄婦詩

      n    婚姻生活中不僅有甜蜜,還有傷痛。

      n    在《詩經》時代,以男權為中心的宗法社會已經形成,男尊女卑的社會心理與某些男子不良的個性品質相結合,使其成為負心薄悻者。

      n    棄婦詩描寫了那些被拋棄的女子的不幸遭遇,抒發了他們苦痛的心情。

      n    如《衛風·氓》(p.89)

      《氓》解讀

      n                 棄婦的自述:戀愛—結婚—被虐—被棄

      n                 這是一個女性受難的歷程,也是一個女性的成長與成熟的過程。

      n                 棄婦形象:從一個天真活潑、我見猶憐的可愛少女到一個甘于貧寒、任勞任怨的可憐少婦再到心志成熟、態度堅決的可敬棄婦,這位女子的命運經歷了兩次關鍵性的轉折。這兩次轉折的內在基礎都是對“情”的執著:她為情出嫁,嫁得一往情深;當愛情幻滅之時,便堅決離氓而去,去得義無反顧。丈夫的暴虐與親人的冷漠未能把她擊倒,在經過痛苦的“靜言思之”之后,她已深深領悟到“愛情的尊嚴”和“女性的尊嚴”是她唯一所能擁有不容剝奪的財富。這一領悟使她從一個受盡屈辱的可憐棄婦形象超升為一個令人敬愛的純情女性形象。

      4. 思婦詩

      n    此類詩歌反映夫婦別離之苦。如《卷耳》、《伯兮》、《君子于役》等。

      n    別離,乃是人類社會生活中普遍存在的現象,“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保ń汀秳e賦》)

      n    佛家把“愛別離”看作是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之一,夫婦別離尤能激蕩人的情感。

      n    在中國古代農業社會,夫婦之間形成了所謂“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格局。無論是服役、從軍、游學,還是經商,都給正常的家庭生活帶來巨大影響,給當事人,尤其是留守在家的女性,帶來深刻的情感震蕩。所以這類詩歌多從女性角度,甚或以女性口吻來敘寫。

      n    《詩經》中這類詩歌對后代同類詩歌影響深遠。

      5. 悼亡詩

      n    人生的別離,除了“生離”之外,還有特殊的一類:死別!

      n    盡管人們常說“生離有痛于死別”,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死亡作為一種終極性事件所帶來的苦痛,要遠比“希望尚存”的生離更銳利。

      n    這種表達“死別”之情的詩歌后世稱為悼亡詩——夫妻活著的一方(“未亡人”)對亡者的悼念。

      n    《邶風·綠衣》、《檜(hui)風·素冠》、《唐風·葛生》是《詩經》中的悼亡詩。

      n    《詩經》中的悼亡詩,纏綿悱惻,一往情深,成為從潘岳到李商隱到蘇軾再到納蘭性德的悼亡詩傳統的濫觴。

      對情詩的評論

      n    1.思想性:從整體上來說,《詩經》中的愛情是高尚的、健康的,它表明在《詩經》時代中國人對于愛情已有了十分嚴肅的認識,已由原始的性愛升華為情愛。

      n    2.藝術性:情詩是《詩經》精品之一,現實主義的寫實手法、特點鮮明的形象塑造、深含意蘊的景物描寫以及生動活潑的語言,是情詩藝術價值的重要表現。

      n    3.社會性:《詩經》情詩產生的時代,初期封建社會制度日漸形成,但原始社會的某些殘余影響尚存。因此禮教束縛尚不足以完全阻止人們對于愛情的追求,情感而非經濟,成為主導男女關系的主要因素。

      第九章   《詩經》的文化精神

      n    一、植根于農業生產的鄉土情蘊

      n    二、濃厚的宗族倫理情味和宗國情感

      n    三、以人為本的人文精神

      n    四、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

      植根于農業生產的鄉土情蘊

      n    中國社會很早就進入了農業文明。農業生產方式培養了中國人安土重遷、勤勞守成的鄉土情蘊。

      n    《詩經》是具有濃厚的鄉土之情的藝術。十五《國風》自不必說,即在《雅》、《頌》之中亦不例外:既有對農事的關心、對農神的崇拜,更有對故土的眷戀和思鄉懷歸之情。

      n    農業生產培養了周人安土重遷的文化品格,反過來,對農業生產的破壞,由于戰爭等原因造成的遠離故土家園,也就成為令詩人最感痛苦的事件。

      n    周人的鄉土情蘊,還表現為周民族安分守己、不事擴張、不尚冒險的特點。

      n    總之,《詩經》是一部充分體現中國農業文化精神的詩集。

      濃厚的宗族倫理情味和宗國情感

      n     1)在祭祖詩中,詩人把他們開創基業的祖先奉為神明,祈求祖先神靈保佑部族人丁興旺,事業昌盛。共同的祖先溝通了他們相互間的情感,使他們在血緣情感的聯系中,形成強烈的宗國意識。

      n     2)在農業祭祀詩中,他們以全部族的共同勞作作為厚禮,向神明敬獻。

      n     甚至在《七月》這一類詩歌中,盡管有封建領主和農奴之間的階級差別,有剝削與被剝削,但溫情脈脈的血緣關系仍然把他們紐結在一起。

      n     在戰爭徭役詩中,既有對戰爭徭役的怨憤,也表現出為宗國而戰的精神。

      n     在燕饗詩中,更是充滿了“血濃于水”的血緣情感。

      n     在情詩中,夫婦之間相親相愛的情感始終是詩人謳歌的對象。

      n     可以說,在《詩經》幾個主要類別的詩歌中都貫穿著這種厚重的倫理情味與宗國情感。

      以人為本的人文精神

      n    比較:西方文學的特質是把神看作人的主宰,是神主宰人類的生活與命運。

      n    中國文化中的天主要是指宇宙的自然力量;人的命運主要由人類自己來把握。

      n    以人為本而不是以神為本,這使中國文學很早就從巫術宗教的束縛中擺脫出來。

      n    在這里,人就是自己生活的主宰,也是詩歌的全部內容,情感投射的全部指向;他們把“文學是人學”這一在西方近代社會才出現的命題表現得淋漓盡致,并使之成為中國文學的民族傳統。

      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

      n    首先,《詩經》是直面現實的藝術。

      n    農業生產使周民族成為一個務實的民族,認識并尊重自然,是農業生產的基本要求,這就培養出周人對自然和社會作細致觀察及準確把握的意識和能力,詩歌也因而成為對現實的再現。

      n    從國家的宗廟祭祀、軍事戰爭、燕饗朝會、政治變革,到平民百姓的蠶桑耕耘、婚喪嫁娶等等,無不成為《詩經》的表現領域。

      n    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使《詩經》成為周代社會的百科全書式的著作。

      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續)

      n    其次,《詩經》是直面現實的情感抒發。

      n    《詩經》作者大多數具有高度的文化修養,而現實主義的創作精神使詩人關懷現實、歌詠理想。

      n    他們將敏銳的詩心和抒情的筆觸伸展到生活的各個領域。這里有對農業的關注,對宗族家國的熱愛,有對侵略者的憤恨,有對暴政的批判,有對美好愛情的熱烈追求,有征人的悲傷,有棄婦的哀怨,有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贊美。

      n    《詩經》是“詩言志”傳統最好的注腳。世界上沒有其他民族能在2500多年前創作如此眾多而又如此優美的抒情詩。

      n    《詩經》奠定了我國抒情詩直面現實的抒情傳統。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專題

      • ·創建示范校 無
      • ·精品課程專欄 無
      WWW.1483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