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bfwo9"></object>
      <th id="bfwo9"></th>
    1. <strike id="bfwo9"><video id="bfwo9"></video></strike>
      <tr id="bfwo9"></tr>
        您的位置  首頁 >> 電大工作 >> 電大輔導 >> 正文
      中國古代文學專題(一)之《楚辭》研究要點 (曹克考)
      [來源: 本站 | 作者: admin | 日期:2008年9月3日 | 瀏覽2698 次] 字體:[ ]

      中國古代文學專題(一)之《楚辭》研究要點

                           

       

       

      教學內容

       

            第一章   “楚辭”的文體、傳播與結集

            第二章   詩人屈原的時代與生平

            第三章   宏偉壯麗的政治抒情詩《離騷》

            第四章   情理兼備的長篇詠史詩《天問》

            第五章   屈原的短篇抒情詩《九章》

            第六章   具有神話色彩和愛國內容的組詩    《九歌》

       

      第一章   “楚辭”的文體、傳播與結集

            第一節 楚辭文體的來源和特點

            第二節  “楚辭”的傳播和結集

      第一節楚辭文體的來源和特點

            《詩經》是北方文化的代表。

            戰國中晚期,一種比《詩經》更具個性、激情和想象力,結構宏偉、句式新穎復雜而靈活的新體詩,出現于南方楚國,這就是楚辭。

            屈原是楚辭的代表作家和楚辭體詩歌的創始人。

      楚辭體的來源

            首先,從楚辭體藝術形式特色來看,它與楚地的原始神話和巫覡、工祝的有關宗教活動有著密切的關系。

            《九歌》-祭歌;《離騷》-占卜、神游;《招魂》-楚風招魂;《天問》-卜問

            其次,楚辭的產生與楚地的樂曲和民歌也有密切的關系。

            楚地音樂以悲為美,這對屈原作品悲劇風格的形成當不無影響。

            屈原作品篇末多有“亂”!皝y”正是音樂學的專名。蔣驥:“亂者,蓋樂之將終,眾音畢會,而詩歌之節,亦與相赴,繁音促節,交錯紛亂,故有是名耳!

            來源于民歌的“兮”字,幾成楚辭的“商標”。

            戰國時期成熟的散文,在宏闊的篇章、汪洋恣肆的氣勢、靈活自由的句式及虛詞的使用等方面,對楚辭產生影響。

      第二節  “楚辭”的傳播和結集

            屈原的作品,早在他生前,就已在社會上廣泛流傳,包括宮廷、大夫及民間。

            屈原作品吸引了一批景仰者和學習者。司馬遷《屈原列傳》:“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辭而以賦見稱”。屈原作品最初的搜集者、傳播者正是這些楚國的文化人。

            西漢晚期成帝時期,光祿大夫劉向輯錄《楚辭》,經東漢王逸加注而成《楚辭章句》。

      第二章   詩人屈原的時代與生平

            時代。戰國中后期,兼并戰爭空前激烈;變法運動相繼展開。

            “縱合則楚王,橫成則秦帝”(《楚策》)

            屈原生活在楚懷王和頃襄王時代。

            懷王一度傾向變法改革,但由于內受貴族保守勢力的包圍和抵制,外受強秦詭計的誘惑,而放棄改革,楚國國勢日趨沒落。

            頃襄王時代更是一落千丈,而終為秦所滅。

      生平

            屈原是與楚王同姓的貴族。楚公族中,以屈、景、昭三氏較為顯赫。

            早年受聘為三閭大夫,負責貴族子弟的管理與教育。后受到懷王的信任,擔任左徒,“入則與王圖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保ā妒酚洝で袀鳌罚

            舉賢授能,聯齊抗秦。

            懷王“怒而疏屈平”。屈原重蹈楚悼王時代吳起的覆轍。

            兩次流放,先是漢北,后是沅湘,直到自殺而死。他親身經歷了楚國的衰亡和楚民族的苦難。

            《離騷》,具有自敘傳性質。

      第三章宏偉壯麗的政治抒情詩《離騷》

            1、與遠古帝王亦即楚民族的共同祖先的血脈相聯,猶如一根無法割斷的精神紐帶,將屈原與楚民族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相連結,

            這種體認培育了屈原對民族深深的愛戀和天賦的使命感。

            2、楚懷王的一度重用,使屈原將他的民族情感和使命感轉化為一種現實的責任感和政治理想,并把它與自己的生命作一生死相許,不容開解的扣結。

            3、由于深受北方文化的影響,屈原乃以儒家“內圣外王”之道作為實現自己的生命價值和政治理想的唯一正確途徑。

       

      《離騷》

            4、由于外王事業的失敗,引發屈原對內圣外王之道的懷疑,并最終導致屈原整個精神世界的危機乃至崩潰。以下幾個疑問乃是致命的:

            ①“內圣”一定表現為“外王”嗎?

            ②假如內圣不必然表達為外王,那么內圣價值何在?又如何實現外王?

            ③“我”在內圣修養的道路上已達到將達到和能達到怎樣的境界?

            ④誰能保證“內圣”的價值?假如“內圣”并無價值,“我”的生命意義何在?

            這些正是《天問》的核心問題!短靻枴返挠袉枱o答表明屈原陷入心靈的放逐、信念的危機。倘若不能重建信念或找到心靈賴以皈依的新信念,那么屈原只有自殺一途。

      《離騷》:心靈的傾訴

            正文分上下兩部。

            以“內圣外王”信念為基礎,上半部以現實主義筆調抒寫了:1、詩人崇高的人格理想和遠大的政治理想;

            2、為實現理想而精進修持;3、由于君王的昏憒和貴族保守勢力的破壞,詩人政治理想遭受嚴重挫;

            4、面對楚國黑暗勢力,詩人表達了對人格理想的堅持和寧死不屈的決心。

            總之,這是理想與現實的矛盾,是詩人的外部沖突。

      《離騷》:心靈的傾訴(續)

            下半部以浪漫主義筆調抒寫詩人由外王事業的失敗而導致的心靈沖突,這一沖突的心路歷程表現為以下幾個連續的情節:

            女 媭  勸說——陳詞重華——上下求女——靈氛占卜——巫咸降神——冷峻反思——去國遠逝。

            “女媭勸說”表達的是人格理想與生命安危之間的沖突(亦即生死抉擇),這一沖突通過“陳詞重華”得以解決:詩人寧可選擇死亡也要堅持其人格理想——詩人生命意義的基石。

      《離騷》:心靈的傾訴(續)

            根據內圣外王之道,內在的人格理想必須表達為外在的外王事業,而要實現外王事業,就必須借助圣明的國君——或者尋找到一位圣明之君,或者把現實的國君改造為圣明之君。

            而且屈原的政治理想是要在楚國實現“美政”,于是就有了“上下求女”——在楚國尋求明君。

       

      《離騷》:心靈的傾訴(續)

            五求女的失敗使屈原明確意識到在楚國已不可能實現外王理想,實現自我價值。

            詩人的靈魂再次失去安寧:自我實現的需要和民族情感之間產生難以調和的矛盾(亦即去留抉擇)。

            “靈氛占卜”,許諾只要離開楚國,就可以實現自我價值;“巫咸降神”則以深厚的民族情感挽留詩人,并要求詩人尋求在楚國實現外王的可能性。

            同是“神意”,同等魅力,不可得兼,何去何從?詩人的內心再次被撕裂。

       

      《離騷》:心靈的傾訴(續)

            他只能依賴自己的理性沉思來面對困境。

            通過“冷峻反思”,詩人最終放棄對楚國政治現狀的幻想,

            但是與楚民族血濃于水的生命—精神關聯不容詩人背棄祖國,

            于是在“去國遠逝”中,詩人只能由今到古,追溯民族的歷史與神話,尋求精神—靈魂的慰藉。

      《離騷》:心靈的傾訴(續)

            正文表達過往的歷史,“亂”則專用以抒寫現在的心情,而“現在”正是“過去”的延續。

            在《離騷》的“亂”文中,我們看到詩人在意識到內圣外王之道的徹底失敗之后,決心放棄掙扎,選擇死亡——帶著不甘心、帶著困惑走向死亡。

            “吾道非耶?吾何為至此?”當年孔子的悲哀與困惑,在道德理想主義者屈原這里得到再現。

      《離騷》:心靈的傾訴(續)

            詩人高尚的道德標準和美政理想與楚國黑暗腐敗的現實的沖突,無疑是悲劇性的,

            選擇死亡是詩人對悲劇真理的一種確認。

            而詩人所有的創作就是要告訴我們曾經發生的故事的真實情形,告訴我們一個真實的屈原,據此讀者可以作出評判,

            對于視名譽比生命還重要的詩人屈原,他只能用自己的筆傳述自己的故事。

            詩人的自殺不是詩人的死亡,而是詩人的再生。

       

       

       

      《離騷》的象征體系和“男女君臣之喻”

            《離騷》的意象有兩大系列:香草系列與美人系列。

            香草多用以比喻美德,有時也用以喻指擁有美德的人才。與之相對的是惡草(惡德、惡行)和黨人。

            美人意象,在上半部乃詩人自指,與之相對的是“眾女”(黨人)和“靈修”(君王);在下半部則喻指理想的君王。

            《離騷》獨創以男女情愛喻指君臣關系。當涉及君臣關系時,詩人自我形象在前后文中不同:在現實部分,詩人是一個哀怨憂傷的女子;在浪漫部分,詩人一變成為風流倜儻、叱咤風云的“宇宙王子。

      第四章情理兼備的長篇詠史詩《天問》

            《天問》即問天,詩人屈原仰天而問,表現了他對宇宙、社會、歷史、人生的種種探詢與質疑,抒發了由此產生的深刻的精神苦痛與憤懣。

            全詩三百五十多句,包含一百七十多個問題。

            從邃古之初的天地開辟,到人類的產生,到種種神話傳說、歷代興亡,詩人宏覽千古,發問詰難,“天上人間無非疑端”。

            這篇被譽為“千古萬古至奇之作”的詩篇表明詩人處于十分嚴重的精神危機之中。

      《天問》的內容與結構

            《天問》分前后兩部分。

            第一部分就自然發問:

            1.關于天地開辟、宇宙本源的問題;2.關于天體和日月星辰等天象的問題;3.關于鯀禹治水的問題;4.關于大地及四方靈異的問題。

            第二部分:

            1.關于夏王朝的歷史;2.關于殷商的歷史;3.關于周朝的歷史;4.關于楚國的現狀及詩人的憂心。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專題

      • ·創建示范校 無
      • ·精品課程專欄 無
      WWW.1483P.COM